么一个玩意让自己的手上沾上了人命,顾铮他过

分享到:
 于是这个哥们就张开了紧闭的双眼,偷瞄了一下,下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嚯!就是这一眼,在涂飞背后的顾铮看着前面的人像是软面条一般的瘫倒在了演武堂的厅里…吓晕了。
 
    那么刚才的那一眼,涂飞都看见啥了呢?
 
    这是都市文,又不是恐怖专场,其实也没啥,无非就是一层透明轻薄的皮从一个红通通的火腿人身上被揭了下来罢了。
 
    呃,当然了,对于那些没怎么见过血的人来说,还是满恐怖的。
 
    所以,这人就完美的晕了过去,而场内的大当家的则是给顾铮使了一个眼色,随后就让营寨里的兄弟把人给拉了下去。
,既然这个玩意这般的低级,那自己还是尽快的完成他改变威狼山的命运算了。
 
    如果为了这么一个玩意让自己的手上沾上了人命,顾铮他过不去自己心中的那道坎。
 
    对于那些一穿越过去就杀人如麻的同志们,顾铮只能比一个大写的服。
 
    那种人不是心理极度的扭曲,要么就是压根没把新世界的人当人看。
 
    既然转换了思路,不再盯着涂飞的顾铮就仔细的思考起下一步了。
 
    现如今,事情发展成了这样的一个地步,威狼山最大的危机其实就算是过去了。
 
    今后无论是哪一方面取得了最终的胜利,马匪的大当家的只要不是自取灭亡的打算争霸世界的话,他还是能落下一个光荣隐退的好下场的。没准还能成为守护甘省的一员将领呢。
 
    只要保证这个涂飞不死,再将他往他那个脑子同样不清醒的大哥的手中一交,这事也就算完了吧?
 
    心情颇好的顾铮摸着下巴,正准备转身从地牢中出去呢,他面前的涂飞就缓缓的转醒。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唉?你是那个好心为我解答的大叔..”
 
    伴随着涂飞脸部表情的缓和,放松下来的他,又接着一个屁。
 
    看到了对面这个近似于同类的人员的反应,顾铮的表情有些复杂,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有些犹豫的问对面的涂飞到:“你是不是有一个一紧张就放屁的毛病?还是那种无法控制的?”
 
    “哎?你怎么知道的大叔?我打小就这毛病。”其实涂飞还隐藏了一下他更加可怕的一个属性,他最喜欢吃红薯,黄豆和白萝卜了。
 
    通气。
 
    “这就难怪了。”丝毫未管身后的人因为他的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而一头雾水,顾铮头也不回的一转身离开了。
 

欢迎转载香港六合彩2018年排期_2018年香港六合彩开奖排期表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香港六合彩2018年排期_2018年香港六合彩开奖排期表 » 么一个玩意让自己的手上沾上了人命,顾铮他过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